Rhe小說 >  餘半夏陸斯年 >   第124章

-看著相互依偎著離開的兩人,雖然不知道兩人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但崔律還是很替自家老闆開心,就是有些對不起被他丟在山上的陸斯月。

“好了好了,孩子們,開始乾活了!”

開心歸開心,抱歉歸抱歉,活還是要乾的,不乾他黑心老闆可是會扣他工資的。

想著,崔律伸了個懶腰喚了聲身後的小弟們朝“戰場”走去。

“這情況還真是慘烈呢。”

看著一具具被抬出的屍體,崔律不由得感慨。

“你說說你們,惹誰不好,非得去惹陸斯年,這不是找死的嗎。”

說著,崔律點了一下唯一一個倖存者受傷的手臂。

“我還有點好奇啊,你這個傷是怎麼搞的啊?”

正說著,一個小弟呈上了一個金色的毛線針。

“律哥,這是我們在他手臂上發現的。”

崔律接過小弟手上的毛線針把玩了兩下,“豁,還是純金的呢。”

“那我們拿去賣了吧!”

聽到是金的,一旁的小弟雙眼瞬間放光。

他剛剛也掂量了兩下,雖然不算重但也不算輕,而且仔細看的話上麵還有很精緻的雕花,一看就知道價值不菲。

看著小弟有些貪婪的眼神,崔律用手上的毛線針敲了一下他的腦袋,“組織平時虧待你了還是咋的?看見金子就像是狗看見屎一樣滿眼放光!再說了,你知道這個東西是誰的嗎你就敢拿去賣!”

小弟有些委屈的捂著自己泛紅的額頭,“這我哪兒知道啊。”

“行了行了,快點去乾活吧,蠢小子!”

趕走了小弟後,崔律觀察著毛線針上麵的血跡,麵無表情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另一邊,等到餘半夏和陸斯年下山就看見陸斯月滿臉不耐煩的倚靠在車門上,身邊有四五個黑衣大漢將她和車子圍在了中間。

在看到餘半夏的那一刻,陸斯月臉上的不耐煩瞬間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是滿滿的擔心。

“臉上這是怎麼了?”

陸斯月推開攔著自己的大漢走到餘半夏的麵前,心疼的抬起手想要去觸摸餘半夏的臉,但又怕自己控製不好力道傷了她。

手就這麼舉在半空,抬也不是放也不是。

看著舉在自己臉側的手,餘半夏笑著將自己的臉放到陸斯月的手心,像小狗般在她的掌心蹭了蹭,“放心吧,不是我的血。”

見冇有繼續出血,陸斯月也放下心,用指腹蹭了蹭餘半夏的臉。

“冇事就好。”

“斯月小姐,半夏小姐,那個,能不能在車上聊呢?我們爺他,好像快不行了。”

一旁的保鏢猶豫再三,看著自家爺越來越白的臉,還是上前提醒正在聊天的兩人。

“呀!那還不趕快把他送去醫院!這看著都要嘎屁了!”

經過保鏢提醒,陸斯月纔看向餘半夏身邊的陸斯年。

看著因為失血過多而臉色慘白的陸斯年,陸斯月趕忙讓保鏢將他抬進了車裡。

倒不是她有多關心陸斯年,主要是他們陸家主家就他們倆,要是陸斯年嘎了的話,那管理陸氏的重擔肯定就放在了她的身上。

一想到那堆積如山的檔案和賬單,陸斯月就頭大。

消失已久的兄妹情在此刻重新出現。

因為情況比較緊急,保鏢在華安橫衝直撞不知道闖了幾個紅燈,但因為知道是陸斯年的車子,所以並冇有交警敢阻攔。

陸斯年也“有驚無險”的被送進了重症監護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