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he小說 >  蛇王娶我 >   第1524章

-他在這裡存了女魃這麼多的畫軸,卻和我在一起,他的心裡想的又是什麼呢?

酸楚和疑惑隻在腦袋裡停留了幾分鐘,很快我的情緒便恢複如初,我倒是挺會自我攻略的,不管褚今許以前曾經在意的人是誰,他如今甘願在我身邊,和我在一起,那就行了呀。

不過我還是很好奇的這些畫的,看著這些畫,我覺得很有新奇感,雖然我覺得那畫中的不是自己,卻還是感到很熟悉。

或者是女魃的本能在作祟吧。

然而就在我準備離開時,風吹起一副還冇有來得及裱起來的畫飛到了我的麵前,我下意識的伸手抓住了這幅畫,好奇心促使我展開了這幅畫。

看到這幅畫的時候,我的眸子瞬間瞪大,照片中依舊是我的模樣,隻是打扮裝束卻是在民國時期的模樣,讓我震驚的是並不是畫中我的裝束,而是我的名字。

上麵用非常小的字寫著孟笙兩個字,如果不仔細看的話,我根本發現不了。

孟笙這個名字不是姥姥給我取的麼?為什麼會出現在這張看起來就年代久遠的畫中?

我小心的把這幅畫收了起來,然後又仔細的去觀察了其他的話,讓我震驚的是在每一幅畫上麵都有很小的字跡,並且都是我的名字。

是孟笙,不是女魃。

而且這字跡並不是新加上去的,而是和這些畫卷同一時間的。

我看著這些畫和上麵的名字,心中湧起驚濤駭浪。

一個大膽的想法在我的腦中形成,難道其實這畫裡畫的人不是女魃,而是我?

隻有我才叫孟笙啊,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難道在以前,我就和褚今許單獨認識了?

想到這裡,我的腦海裡突然靈光一閃,我想起了在白狼族的時候聽到的話。

白狼族的姑娘說,以前女魃也會分裂出兩個自己跟自己下棋,練功,聊天說話。

難道在那個時候我就已經誕生了自己的意識?

也是在那個時候我就已經和褚今許相互喜歡了?

這個答案讓我渾身發冷,但也十分激動,我之前一直糾結的事情也得到了答案,如果這次能活著回來,那我一定要好好問褚今許,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從屋子裡出來後,我給這間屋子重新上了鎖,這間屋子得好好的保留著,可以看得出來其實褚今許這些年一直都在我的身邊,就好像一個隱形的守護神。

我看了看時間,發現時間已經不早了,我讓容玉帶我離開了岐月山。

我本來是想找葉陽的,冇想到我回去後,卻在超管部門見到了她。

見到她,我甚至驚訝,幾步走到她的麵前問道,”葉陽,你怎麼來了?我正準備去找你。“

葉陽笑得很陽光很燦爛,“超管部門要乾一件大事,我們所有的精英都彙聚在了這裡,接下來我們可要並肩作戰了。”

看著葉陽堅定的神情,我說道,“這次比海島市那次還要危險,有百分之九十的機率會死。”

葉陽卻是無所謂的聳了聳肩,說道,“我知道會死,雖然我轉化為殭屍是想活得長一點,我想看未來的世界,但是如果未來的世界是被那樣的人所掌控,我便冇有任何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