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真是督署辦的人!

黃毛青年臉色大變,第一個雙手抱頭趴在地上。

督署辦的人怎麼來了?

孫大海怎麼也想不通,但也緊跟著蹲在地上。

那群打手更是動作行雲流水,一看就是慣犯了。

為首的督署目光一掃,很快便找上了淩峰。

因為這裡就屬他還像是正經人,雖然看上去有些不修邊幅的邋遢。

是你報的警?

你們遲到了十秒鐘。淩鋒麵容冷峻地說道。

督署辦的人對視了一眼,皆是有些不知所以。

劉夢瑤滿臉詫異地愣了好一會,突然驚喜地大叫道。

你竟然真報官了?

見淩峰自始至終臉色如常,風輕雲淡的像個世外高人一般,她簡直崇拜到無以複加。

太厲害了!

這傢夥不僅武力值強大,用智力也能把對方按在地上摩擦!

麵對她一眼的崇拜,淩峰的臉上並冇有過多的表情。

不過是幾個地痞流氓而已,自己若是認真出手,恐怕他們都冇有活命的機會,所以還是交給督署辦的人方便一些。

是他們想要下藥**我的朋友未遂,竟然還想要用強故意傷人,我和我的朋友隻是被迫防衛而已。淩峰語氣輕描淡寫地說道。

聽到這話,一群督署辦的人頓時眉頭深深皺起。

如此說來,這可不是簡單的聚眾鬥毆,這是一起大案子呀!

但是,麵對淩峰的指控,孫大海豈會坐以待斃。

我是這家酒吧的老闆,更是輝煌集團的股東,是這小子方纔喝醉了酒想要在我這鬨事,所以我才帶人出來製止的。

說著,他的語氣頗有些耐人尋味地敲打道。

跟你們回去可以,我們也樂意配合調查。

但還望各位督署明察,一定要從嚴從重處理這小子,不然你們署長那邊,可得給我個交代!

此話一出,督署辦的人皆是一愣。

看到他們顧慮的表情,孫大海嗬嗬一笑。

我跟你們署長可是老相識了,前天還在一起喝茶呢。

簡直胡說八道,你一個酒吧老闆,還能喝茶?不得搞兩瓶好酒?劉夢瑤氣得直跺腳道。

淩峰也臉色一沉,若是真這樣的話,或許事情就要難辦了。

但誰曾想,那名督署二話冇說,直接掏出手機撥通了署長辦公室的電話。

在幾番言語請示之後,他麵色鄭重地一揮手。

統統帶走,署長就在署裡呢,剛好處理這件案子!

這下輪到孫大海傻眼了。

他哪裡認識什麼署長,自己也不是什麼輝煌集團的股東,實際隻是一個遠房親戚在裡麵是個小股東而已。

明明以前這麼說都很奏效的,這次可算真栽了!

既然這樣的話,那我們也願配合調查。淩峰點頭同意道。

身為一名久經沙場的戰神,他最熟悉也是最擅長捕捉的,就是敵人眼中的恐懼!

恐懼會讓敵人露出不該露出的破綻,這對生死搏殺十分重要!

而眼下孫大海眼底心虛難掩,想必方纔的狠話定有不少水分。

但是,劉夢瑤卻一把將他推開,腦袋晃盪得像個撥浪鼓一樣。

不不不,我不去督署辦!

我爸要是知道我進了署裡一定會嘮叨死的!

你爸要是知道你差點被人下藥,一定會嚇個半死的。淩峰十分無語地說道。

所以呀,不能去!

劉夢瑤當機立斷地說道。

內個,督署叔叔,我們不指控他們下藥未遂了,能不能放我們走?

這怎麼能行!

那名為首的督署立馬嚴肅道,這是一起影響惡劣後果嚴重的案件,所有公民有責任有義務配合我們工作!

說著,他直接招手下令。

都帶走!

無奈之下,劉夢瑤隻能妥協。

都怪你,明明能打贏,非得耍酷報什麼官!

她噘著嘴,一路嘟囔著埋怨道。

淩峰也懶得搭理這丫頭片子,直接背過身去閉目養神。

很快,兩撥人便被帶進不同的審訊室做筆錄。

署長杜錚第一時間來到審訊室,親自處理這場案件。

你說跟我前天一起喝過茶?他一臉笑吟吟地看著孫大海。

孫大海臉上好不尷尬,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呃,內個——

可能是我認錯人了,一起喝茶的是東城片署的李署長,哈哈!

誰料杜錚聽到這話,臉色突然一僵。

砰!

他的大手重重地拍在桌子上!

東城片署的署長姓張,還有這裡是審訊室,你最好給我嚴肅點!

……孫大海嚇得渾身一顫,頓時額頭滿是冷汗。

不過,好歹也是在道上摸爬滾打這麼多年的老油條了,他豈能這麼輕易就被嚇得認罪伏法?

咳嗯,署長啊,咱們拋開關係不談,那小子可是先在我酒吧裡鬨事啊,我總不能眼睜睜地看著他砸場子卻不製止吧?

說著,孫大海甚至還拉著一旁的督署人員作證。

當時他們可都看到了,我那酒吧前台被砸的不堪入目,簡直損失慘重哇!

聽到這話,杜錚眉頭一皺。

他說的話屬實嗎?

一旁的署員點了點頭,卻又搖了搖頭。

確實有一定程度的破壞,但具體是誰砸的還不得而知,需要調去當時的監控才行。

聽到要調取當時的監控,孫大海頓時就坐不住了。

我要求見我的律師!

那小子光天化日之下打砸我的酒吧,簡直罪大惡極!

如果你們不能還我一個清白的話,我要求上訴,我要告他!

你冷靜點!杜錚沉著臉喝止道。

既然雙方都有指控,那自然要聽聽兩方人都怎麼說才行。

從中年男子的審訊室裡出來,杜錚示意了一眼手下人。

你們先行一步,我懷疑嫌疑人要通風報信,銷燬監控證據!

是!幾名署員趕忙出發。

杜錚簡單平複了一下心情,這才朝著另一間審訊室走去。

然而,當他看到審訊室裡坐著劉夢瑤的時候,剛平複的心頓時又緊張起來。

怎麼是這個小祖宗!

劉夢瑤可是江南劉氏的千金,其父劉子明手下明峰科技更是國內首屈一指的大公司!

如果當真如她所說的那樣,剛纔那幫人是下藥未遂的話,那這事可就大了!

想到這裡,杜錚眉頭緊皺。

自己到底該不該嚴查,要不敲打敲打那個酒吧老闆,大事化小雙方私了?

然而等他邁著沉重的腳步推開門,看到劉夢瑤身邊坐著的人時,目光就再也挪不開了。

杜錚的呼吸變得急促,大步走到淩鋒麵前,'啪’的敬了個標準的軍禮,大聲喊道。

教官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