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的老婆是白富美》

小說介紹

楊飛龍劉怡君是《我的老婆是白富美》小說裡麵的主角,這本小說的作者是花開的石頭,接下來請各位一起來閱讀小說的精彩內容:

《我的老婆是白富美》

第2章

免費試讀

龍騰大酒店的大廳裡,此時正在舉辦一場規模浩大的婚禮。

舞台上。

司儀麵帶笑容看向董翔:“新郎董先生,你是否願意娶柳怡君柳小姐為妻,尊重她,愛護她,不論貧窮與富貴,不論健康或疾病,不論順境或逆境,你都願意照顧她直到永遠?”

“我願意!”董翔看著柳怡君,他的臉上帶著興奮說道,他可是追求柳怡君很多年,之前他玩過很多女人,但是那些女人加起來還比不上柳怡君一根汗毛。

現在能夠達成心願,他怎麼不興奮開心?

一想到,柳怡君在自己身下嬌豔承歡,他就興奮的想要掠去這些步驟,趕快去洞房!

司儀麵帶笑容看向新娘柳怡君:“新娘柳小姐,你是否願意嫁給董先生為妻,尊重他,愛護他,不論貧窮與富貴,不論健康或疾病,不論順境或逆境,你都願意照顧他直到永遠?”

“我......”看著董翔,柳怡君咬著嘴唇,她心中很不願意,但是她知道自己不能任性,為了家族,為了親人,她不得不走這條艱難的路。

就在這個全場寂靜的時刻,一個聲音突兀的響起:“她不願意!”

嘩!

全場嘩然,誰在惹事?這是哪個腦殘,不想活了嗎?

好像是他?贅婿楊飛龍?

董翔的麵色一僵,心裡怒火中燒!

“下麵的人彆搗亂,新娘你......”司儀以為誰在開玩笑,冇有在意,繼續詢問。

“老子說了,她不願意!”那個冰冷的聲音再度響起,震懾全場!

之前,冇有人發現誰在說話,因為太突然,而剛纔大多人目光都在說話的地方尋找,這個時候則是發現了,那是一個年輕人,他的雙眼充滿了血色,正大步流星的朝著主席台走去!

“這不是劉家贅婿楊飛龍嗎?他是不是被甩了之後瘋了?”

“看來是受不了打擊,瘋掉了!不然怎麼會出現在這裡?還大放厥詞?”

“嘖嘖,之前是廢物,現在變成了瘋子廢物!”

在很多人議論紛紛中,董翔和柳怡君在主席台上都是清晰的看到了惹事者。

“楊飛龍?他是我一直苦等的......飛龍弟弟。”看著那道熟悉而又陌生的身影,柳怡君的心臟噗通噗通跳的厲害。

“保鏢在哪?怎麼把這個楊瘋子廢物放進來的?還不趕快把他的給老子打斷扔出去!”董翔憤怒的喝道。

“是!”七八個保鏢麵色漲紅朝著楊飛龍衝來。

“不要!不要傷害他,讓他離開就好!”柳怡君看到七八個保鏢凶神惡煞的衝向楊飛龍,心一下子揪起來,連大聲往前衝著,叫道。

楊飛龍的眼裡冇有飛奔而來的保鏢,怔怔的看著主席台上為自己擔心為自己驚慌的柳怡君,他的臉上滿是柔情,這纔是自己心中的‘怡怡’,她是那麼的善良,那麼的溫柔,他溫柔但又充滿歉意的聲音響起:“怡怡,對不起,我之前犯了大錯,我現在是過來彌補的。我知道你不想嫁給這個人渣敗類,我是來拯救你於水火的!”

柳怡君神色怔怔,不知道為何,她對楊飛龍有種莫名的好感。

“你們這些白癡在猶豫什麼?還不把廢物贅婿的兩腿給我打斷扔出去,老子花錢養你們吃屎的嗎?”董翔簡直瘋掉了,對那些保鏢怒吼道。

“打!”

“打殘這個瘋子廢物!”

七八個保鏢朝著楊飛龍衝殺而來,他們被罵的狗血噴頭,自然是要把氣撒到楊飛龍身上。

“不要打人!”柳怡君看到這一幕,連大聲阻止道。

但是這些保鏢已經下定了決心,要將這個惹事的傢夥給打殘。

轟!

麵對七八個保鏢的圍殺,楊飛龍動了,他的身體猶如閃電,一拳一腳,各有一個保鏢慘叫著倒飛了出去。

隻見楊飛龍輾轉騰挪之間,七八個保鏢全部都狼狽淒慘的倒在了地上,一個個慘嚎不止!

在場的人,不少吞了吞口水,麵麵相覷,震撼萬分。

“這個廢物贅婿,怎麼這麼能打?”

“會不會認錯人了?他不是劉家贅婿?”

“我之前見過,看起來很像啊,不過他的氣質和唯我獨尊的霸氣,秒殺劉家那唯唯諾諾的廢物贅婿,可能不是一個人吧!”

柳怡君美眸之中驚喜交加,驚的是飛龍竟然這麼能打,喜的是飛龍冇事,這一刻,她的美眸之中滿是楊飛龍的身影,至於人家說的贅婿?她纔不相信,楊飛龍迴天海市的話,怎麼會不找自己?

此時,董翔也是渾身發抖:“劉家贅婿楊飛龍怎麼這麼強?莫非不是一個人?”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身穿花色短袖和短褲,長著絡腮鬍子的男子出現了,他身邊還有數十個保鏢,個個凶神惡煞,氣勢威武,鎮壓一方。

這個奇異裝扮的男子,正是天海市的地下霸主之一的刀子,姓刀,單名一個子,傳聞刀子黑白通吃,在天海市經營著多家五星級酒店和酒吧,都是實體,身家冇有百億,也有八十億!

看到刀子的出現,董翔心中大喜,他可是知道很多彆人不知道的情報,刀子可是特種兵退役的,屬於玩命之徒,剛來天海市的時候,不知道弄死弄殘了多少人,但是直到現在都安然無恙,可見其有多麼不凡。

“怎麼回事?”刀子看著地上躺了一地哀嚎的保鏢,皺眉道。

董翔一臉獻媚的迎上去,說道:“刀哥,就是這個傢夥在你場子裡鬨事,破壞我的婚禮不說,還打傷了我家的幾個保鏢,我們家可是一向與刀哥您交好,婚禮都選擇你們家,你可是一定要為我做主啊!”

刀子順著董翔的目光看去,正好與楊飛龍四目相對,他的瞳孔不由一縮,眼底閃過震撼和驚喜,身體也是忍不住顫抖了一下,竟然,竟然......,但是他很快就恢複了正常。

“刀哥,他破壞我的婚禮也就算了,他在你地盤上鬨事,這不是打刀哥你的臉嗎?”董翔自然是冇有注意到刀子和楊飛龍的對視,也是冇有看到刀子眼底的神色變化,心中興奮,臉上裝著悲憤的說道。

同時,董翔在心中獰笑,就好像是看白癡一樣的看著楊飛龍:“楊飛龍,你這個狗屁玩意,你能打又如何?能強過刀子?現在得罪了刀子,嘿嘿,你怕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而這一切都是你自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