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本《溫然陸錦年》小說主人公溫然陸錦年的故事非常好看,是溫然寫的。書中精彩內容:護士按著癲狂的溫明茹,醫生麵帶慍色地指責溫然:“病人剛醒不就,你怎麼能刺激她!”溫然一愣,瞬間明白了溫明茹的把戲。她心中噁心又憤怒,正想反駁,突然,一隻大手從她身後將狠狠勒住,整個人被粗暴一把拖了出去。...

馮羽轉身,陸錦年就站在幾步外,他倚著車,神色陰翳。

馮羽眼中憤怒急湧,他咬牙切齒地問:“你難道非要把她折磨瘋了才滿意嗎?”

陸錦年看著他抱著溫然的手,狹眸微眯,聲音寒冰:“死得太輕鬆可不夠贖她的罪。”

溫然迷迷糊糊間,聽見了這句無比絕情的話。

一刹那,心彷彿浸入了寒冰中,入骨的冷。

她掙紮著睜開了眼。

“過來。”陸錦年看著溫然,語氣冰冷,“彆的男人懷裡很舒服?”

“你……!”

馮羽氣得眼尾泛紅,然而溫然已經掙紮著讓他放她下來。

溫然搖搖欲墜,隻覺身體沉重的過分。

她慘然一笑,對馮羽道謝:“我冇事,謝謝你。”

說完,抬起灌了鉛般的腳向陸錦年走去。

她決不能再把其他人拖下水了……縱然這可能是她唯一可能逃離的機會了……

陸錦年睨了眼馮羽,轉身上了車。

溫然蹣跚地跟了上去。

看著遠去的賓利,馮羽滿心怒氣無處可去,隻能恨恨地一拳砸在車頂上。

車裡,溫然一言不發。

她強睜著沉重的眼皮,望著滿身戾氣的陸錦年,心如刀絞。

她已經無法將眼前的男人和曾經那個溫柔的小沉哥哥聯絡在一起了。

她的小沉哥哥,分明說過會一輩子疼她護她,又怎麼會是現在這個傷她恨她的男人?

溫然望著望著,眼不自覺紅了。

她轉過頭,不願再看。

醫院。

溫然不等從車裡下來,已經又暈了過去。

陸錦年皺著眉站在病床前,看著她瘦得青筋必現的手被護士紮上退燒針。

醫生看著溫然的檢查報告,向他彙報:“陸先生,我不建議你打掉這個孩子。”

陸錦年一挑眉:“為什麼?”

“夫人的體質本就不易受孕,流產手術傷害又大,如果真的打掉,她以後可能再也不能生育了。”

聞言,陸錦年的呼吸不由沉重了幾分。

但不過一瞬,他便冷淡的回道:“無所謂。”

說完,他無視心底的一絲不悅和煩悶,轉身便出了門。

身後,溫然睜開了眼。

眼中是被他徹底碾碎希望的死寂,她就這麼空洞的睜著眼,一縷晶瑩從她的眼角滑入發間,消失不見。

第二日,溫然退了燒,她稍稍恢複了力氣,想要去找陸錦年。

無論如何,她不想放棄自己的孩子。

VIP病房。

溫然走了進去,不見陸錦年,卻見溫明茹睜著眼。

她一愣。

溫明茹真的醒了。

“姐姐……來了啊。”

溫明茹嘶啞的聲音不帶一絲親昵,眼中的厭惡倒毫不掩飾。

這一聲“姐姐”,叫的溫然不由雞皮疙瘩起了一片。

是噁心的。

她退後一步,冷淡道:“我來找陸錦年。”

溫明茹眼神越發陰狠:“害我昏迷這麼久,自己做陸夫人舒服了?”。

溫然冷冷反駁:“是你自己摔下去的,也是你偷了我的項鍊,騙了陸錦年。”

“我就是小茹,項鍊本就該是我的!”溫明茹語氣陰森無比。

無恥又荒唐的話讓溫然心中一刺。

事情發生後,她才知道,溫家早就一口咬定溫明茹纔是當年從孤兒院接回來的孩子。

所以她無論怎麼解釋,陸錦年都不信她。

溫然搖搖頭,退後了一步:“你真是瘋了。”

她根本無法與這個無藥可救的人繼續說話。

正當她轉身要走時,溫明茹忽然伸出手,按下了緊急呼叫按鈕。

“救命!救命!”

刺耳的警報聲夾雜著驚恐的尖叫充斥在整個病房,溫明茹突然瘋了一般開始砸東西。

一時間,醫生護士都湧了進來。

護士按著癲狂的溫明茹,醫生麵帶慍色地指責溫然:“病人剛醒不就,你怎麼能刺激她!”

溫然一愣,瞬間明白了溫明茹的把戲。

她心中噁心又憤怒,正想反駁,突然,一隻大手從她身後將狠狠勒住,整個人被粗暴一把拖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