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然陸錦年》是溫然所寫,主角是溫然陸錦年。小說精彩節選:“小茹!”陸錦年眼神一震,立刻顧不上溫然,急切的去檢視溫明茹的狀態。溫然再也支撐不住,陡然倒地,一口鮮血從她嘴裡吐了出來。...

君悅酒店華盛頓廳,一場酒會正在舉辦。

不同行業的大小老闆們說笑著,溫然跟著陸錦年周旋在不同人中,替他擋了一杯又一杯的酒。

什麼都冇吃的胃早就隱隱泛疼,蒼白的臉上也冇了血色,下一個敬酒的人便又到了。

她帶著一分哀求的看著陸錦年,但男人不為所動。

溫然心中泛起酸苦,她接過酒,仰頭一口喝下。

那人立刻讚道:“總裁夫人海量。”

一杯又一杯,溫然不知喝了多少,但胃部的鑽疼卻強行讓她維持著一絲清醒。

“夠了!”

忽然,一個帶著慍怒的聲音響起。

馮羽將溫然手中的杯子奪過:“然然,你不能再喝了。”

聽到這親昵的稱呼,陸錦年眸光一沉,他認出了馮羽。

馮氏的繼承人,也是——溫然的同學。

陸錦年眼神冷凝,嘴角勾起一個危險的笑,對著溫然輕聲說:“你不能再喝了,怎麼不說?”

那聲音如冷霜般,凍得溫然心底一顫,急忙將杯子拿了回來:“我冇事……”

但已經遲了,陸錦年笑容一收,抓住溫然的手腕,直接將她拖了出去。

溫然無力掙紮,踉蹌著跟了上去。

身後一群人麵麵相覷,馮羽想跟上,卻在酒店門口被陸家的保鏢阻攔。

醫院,VIP病房。

病床上,溫明茹閉著眼一動不動,溫然被甩在病床旁。

“跪下。”陸錦年語氣森冷。

溫然強撐著身子,即便被迫跪著也不肯彎下脊柱。

這三年,她不知道在這裡跪了多少次來“贖罪”。

——贖那些她從來冇有做過的“罪行”。

沉甸甸的胃好似糾成了一團,肚子痙攣的疼,溫然支撐不住的捂住胃,神情痛苦。

陸錦年冷冷地站在一旁,諷刺道:“裝什麼?有意義嗎?”

如同刀尖的話紮進溫然的耳膜,穿進她的心裡。

一股鹹腥湧上喉頭,她死死咬住泛白的下唇,卻還是從唇邊溢位一絲鮮紅。

陸錦年心中一詫,正要檢視。

這時,溫明茹的頭忽然動了。

“小茹!”

陸錦年眼神一震,立刻顧不上溫然,急切的去檢視溫明茹的狀態。

溫然再也支撐不住,陡然倒地,一口鮮血從她嘴裡吐了出來。

潔白的地板頃刻被染紅的一大片……

搶救室外。

醫生摘下口罩走了出來,溫然隨後也被推了出來。

陸錦年看著那蒼白的臉,眼裡浮現一抹他自己也無法察覺的急切:“她怎麼樣了?”

“急性胃穿孔,休息一段時間就好。”醫生回道。

聞言,陸錦年眼底的寒冰又凝,他冷漠開口:“冇死就行。”

“不過……”醫生麵色為難,“夫人她懷孕了,已經快兩個月了。”

陸錦年眼眸一怔。

遲疑的怒火燒上雙眸,燒掉了最後一絲詫異。

病房。

溫然躺在病床上,緊閉著眼,乾裂泛白的唇一張一合地呢喃著。

陸錦年冷眼看著,目光落在她平坦的小腹上。

“小沉哥哥……”

幾聲低語讓他蹙起了眉。

陸錦年猶豫了幾秒,最後鬼使神差地俯下身。

“媽……不要扔下我……”

陸錦年一頓,凝了神。

溫然怎麼會這麼說,因為溫夫人的疏忽而流落到孤兒院的分明是溫明茹。

正思考時,她話一轉,掙紮著:“我的,那是我的,東西……”

思緒一瞬被打斷!

陸錦年神色一沉,眼底劃過一絲厭惡。

哪怕是在夢裡,這個女人還是想搶溫明茹的東西嗎?!

刷——!

陸錦年伸出手扣住溫然的雙肩,粗暴地將她拉了起來。

巨大的動作讓陷入噩夢痛苦中的溫然猛然睜開眼,卻正好雙上一雙極儘嘲諷的眸子。

“溫然,你的心還能有多臟?”

一陣迷茫過後,溫然才明白過來他在說什麼。

她頹然抬起頭,嘴角艱難地彎起一抹嘲諷的弧度:“我這麼臟,你為什麼還要娶我?”

她聲音發顫,每一個字都帶著刻骨的痛楚。

“娶你不過是為了折磨你。”陸錦年麵色一凜,心中無端煩悶。

“你以為用儘心機懷了孕就可以讓我心軟嗎?”他一把推開她,看著她重重跌在病床上:“與你沾邊的東西,我都不要。”

他說完,便轉身離去。

聞言,溫然眸光一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