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蹲下身,和蘇亦梔平視:“告訴我,你聽到你想聽的了嗎?”

“我冇有……”

“冇有?”秦思辰彷彿聽到了什麼笑話一般,狂笑出聲,眼中卻半分笑意也無,“那你告訴我,他是誰?”

一具屍體毫無預兆的出現在蘇亦梔麵前,臉上血肉模糊,眼珠向外突起,十分駭人。

蘇亦梔認出,這正是那天給他傳信的黑衣人。

“眼熟嗎?”秦思辰聲音低沉,劈手扯下她戴著的手鐲,“公主能否解釋一下,此為何物?”

他聲音不大,但卻冰冷異常。

蘇亦梔一顆心止不住的下墜。

他,都知道了!

“思辰,這件事不是你想的那樣!”

“蘇亦梔,你說的,我一個字都不信。”

這是重生以來,秦思辰第一次叫她的名字。

在此之前,蘇亦梔曾期盼過千百次他能再喚一次自己的名字。

可是,此時此刻,她心中卻半分歡愉也無。

秦思辰轉身背對她,毫不留情的下令:“帶回去,嚴加審問。”

兩個侍衛上前,將蘇亦梔架了起來。

蘇亦梔拚命掙紮:“思辰,你要相信我,我真的冇有背叛你!”

她不提這兩個字還好,一提這兩個字,秦思辰臉色瞬間駭人至極:“堵上她的嘴!”

這種謊話,他一句都不想再聽!

秦思辰將手放在胸口傷疤處,拳頭握的發白。

每次看到她的眼淚,他都會心軟,忍不住想要將人擁入懷中。

可是胸口的傷時時刻刻提醒著他,這個女人曾經是怎樣背棄過他,又是怎樣害死了他們的年幼的孩子。

當初,隻因一位高僧說他有帝王之相,便被蘇晟安忌憚至此。

就算重活一世,他一再給蘇亦梔機會,她卻還是選擇了站在她皇兄那一邊!

秦思辰周身戾氣迸發,一掌擊碎不遠處的百年老樹。

蘇亦梔,你想守護的,我會一一摧毀!

將軍府大牢。

空氣中籠罩著淡淡的血腥味。

“公主還是說了吧,您這樣細皮嫩肉的,咱們也不忍心下手啊!”獄卒手中的鞭子被他揮舞的劈啪作響。

蘇亦梔遍體鱗傷,卻始終隻有一句話:“我要見將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