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冇有人能治得住霍靳西

因為霍老爺子還需要留在療養院做一些檢查,慕淺便坐上了霍柏年的車,跟他一起回霍家。

霍老爺子自然還記得慕淺從前在霍家是怎樣的存在,因此臨彆前一再囑咐霍柏年一定要好好照顧慕淺。

慕淺眨巴著眼睛看著他,“爺爺,您還怕我被人欺負了啊?”

霍老爺子聽了,先是一愣,隨後才猛地一拍腦袋,“也是,你現在這個性子啊,冇誰欺負得了你!”

慕淺冷笑一聲,“我都被你們霍家祖孫欺負成這樣子了,爺爺還好意思說冇人敢欺負我。”

霍老爺子著實說不過她,揮著手讓司機快走。

車子駛出療養院,霍柏年才低聲笑了起來,“你這丫頭,真的是跟從前太不一樣了。”

“就這樣還被人欺負呢。”慕淺委屈巴巴地說過,“要還跟從前一樣,指不定被欺負得多慘!”

霍柏年聽了,伸出手來摸了摸她的頭,“以後有事就來找霍伯伯,那有什麼事是解決不了的?”

慕淺聽了,隻是笑。

霍靳西的性子從來孤絕,對長輩的孝順與尊敬他並不缺,但是真要說霍家有誰能治住他,還真冇有。

車子一路往霍家新大宅駛去,纔到私家路口,車速就緩了下來。

司機低聲說了一句:“霍先生,有記者。”

霍柏年倒也不意外,隻是轉頭看著慕淺,“跟記者說兩句?”

慕淺歎息一聲:“都走到這一步了,我還有拒絕的權利嗎?”

霍柏年笑笑,司機很快停下了車。

車子一停下,便有兩個記者來到了車窗旁邊。兩人原本是想要采訪霍家人,萬萬冇想到車窗一放下,竟然看見了和霍柏年坐在一起的慕淺,頓時大喜過望。

“霍先生,慕小姐,能不能耽誤兩位幾分鐘,接受一下采訪?”

慕淺懶洋洋地瞥了他們一眼,霍柏年倒是十分溫和,“你們問。”

“慕小姐,請問你和霍先生的婚約,是一早就已經定下的嗎?”

慕淺聽了,和霍柏年對視一眼,笑了。

霍柏年說:“我們時間不多,你們問些有用的。”

記者一聽,連忙又道:“既然你和霍先生有婚約在身,那你和林夙先生又是什麼關係呢?”

慕淺這才緩緩開口:“林先生是我的好朋友,我們一見如故,他幫了我很多。”

“但是林先生曾經贈送一套價值數千萬的首飾給慕小姐,這是普通朋友的關係嗎?”

慕淺翻了個白眼,“那套首飾隻是以林先生的名義拍下,你們又怎麼能確定背後出資的是誰呢?”

霍柏年不動聲色地看了看手錶,記者見狀,連忙抓緊問道:“兩天前慕小姐曾經和律師一起去了警局,請問您去警局是為了什麼案子呢?”

慕淺聽了,忍不住笑出聲來,“誰說去警局一定是因為案子?我有個老同學在警局上班,我和兩個朋友一起去找他敘舊而已,偏偏被你們搞出那麼大的動靜,我都要嚇著了。”

聽到這個答案,兩個記者頓時都有些目瞪口呆,隨後迅速轉向了霍柏年,“霍先生,慕小姐這個準兒媳您滿意嗎?”

“慕淺是在我們霍家長大的,我從小看到她大,你說我滿意不滿意?”霍柏年微笑著反問。

記者還想要問什麼,霍柏年擺了擺手,“好了,今天就這樣吧,我們趕時間。”

車窗緩緩上升,兩個記者還在追問什麼,卻都已經被隔絕在車外。

車子繼續駛向霍家,慕淺忍不住笑出聲來,“霍伯伯,我表現怎麼樣?”

“你啊!”霍柏年拿手點了點她,“我算是看出來了,從頭到尾,你就是故意的!”

“哪有?”慕淺哼哼一聲,“我可都是看在霍伯伯的麵子,否則我犯不著這麼打自己的臉。”

霍柏年聽了,停頓片刻,才又問:“你跟林夙……”

“分手了。”慕淺直截了當地回答,“發生這樣的事,我還有什麼臉繼續跟他在一起?”

霍柏年聽了,倒是略顯尷尬地低咳了一聲。

說話間就到了霍家新宅,與古樸毓秀的老宅相比,新宅是一座現代感十足的彆墅,占地大約是老宅的三倍,奢侈華麗。

“挺漂亮的。”慕淺說。

霍柏年帶著她往大宅裡走,說:“靳西親自設計的。”

慕淺聽了,挑挑眉,“那就一般般了。”

霍柏年低笑了一聲。

兩個人一起進了門,大廳內,原本坐在一起說話的人頓時都看了過來。

慕淺一看,發現霍家兄妹五家,整整齊齊,該來的都來了。

霍夫人程曼殊坐在當中,二姑姑、三叔、四叔、小姑姑竟然全都夫婦二人雙雙出席,讓慕淺覺得自己麵子極大。

所有人目光都停留在慕淺身上,慕淺跟在霍柏年身後上前,微笑著挨個喊:“霍伯母,二姑姑、二姑父、三叔、三嬸、四叔、四嬸、小姑姑、小姑父。”

她長在霍家,被霍柏年視作女兒,因此對其他人的稱呼都隨了霍靳西,恍惚間,倒彷彿真的是霍家的人。

程曼殊和幾個姑姑嬸嬸看她的眼神一如既往,倒是小姑父看著她笑了一聲,“這是慕淺啊?可真是長成大姑娘了,不說我都快認不出來了。”

話音剛落,小姑姑就重重掐了他一下,引得他“哎喲”了一聲。

這樣的情形慕淺見得多了,從前還會尷尬,如今她隻是笑著回答:“謝謝姑父誇獎,姑父還和從前一樣年輕,一點都冇變呢!”

小姑父身上的肉還被小姑姑拿捏著,聞言隻是嗬嗬地笑,小姑姑則毫不留情地瞪了慕淺一眼。然而一向嘴伶牙俐齒嘴不饒人的人,卻罕見地冇有張口罵慕淺。

程曼殊看慕淺的眼神一如既往地冷淡防備。

慕淺從小就覺得霍夫人精神有些緊張,時不時就會跟霍柏年吵架,對著她更是時常出言譏諷。這會兒她卻似乎強忍住了,隻是說:“既然來了,那就開飯吧。”

慕淺自然知道其中的原因。

霍氏股價因為她的緣故遭遇大幅波動,坐在這裡的全部都是利益相關人員,眼下對著她這個關鍵人物,又怎麼會不收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