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見這兩個字,莊依波卻是微微一頓。

他隻說他想,那後麵勢必還有其他話,未必就是她想要聽的。

她忍不住伸出手來,緊緊抓住了他撫在她臉上的那隻手,隻是靜靜地看著他。

果然,下一刻,申望津便緩緩開口道:“隻不過,暫時我真的走不了。你先回去,過段時間我就回來。”

莊依波忍不住抿了抿唇,好一會兒才又開口道:“你是要留在濱城嗎?”

“嗯。”申望津應了一聲。

“是很重要的事嗎?”她又低聲問道。

“嗯。”

“那......”莊依波不由得遲疑片刻,才又開口道,“如果我留下來,會不會打擾到你?”

顯然,她這句話又一次驚到了申望津,他目光在她臉上流轉許久,才終於開口道:“你說什麼?”

莊依波於是又緩慢地重複了一遍,“我留下來,會不會打擾到你?”

“你......確定你要留下來?”他看著她,緩緩道,“留在這裡?”

而她隻是道:“我不想一個人回倫敦。”

申望津又盯著她看了片刻,忽然就又笑了起來,“既然如此,走吧。”

莊依波一怔,“去哪裡?”

“這裡不安全。”申望津說,“換一個讓你睡得著覺的地方。”

兩人原本就是兩手空空來的濱城,這會兒離開酒店也簡單輕鬆,莊依波本以為他會帶她回申家大宅,冇想到車子卻開到了市中心一處公寓。

“這是我早年置備下的一套公寓,冇什麼人知道,你將就先住一段時間。”申望津說,“回到安排好新的地方,再搬過去。”

屋子不大,大概還不到一百平,因為是早年的房子,裝修也顯得有些過時,但是提前打掃過,也算是乾淨溫馨。

“我喜歡這裡。”莊依波說,“不用搬來搬去,就住這裡挺好。”

申望津聽了,不由得淡笑了一聲,道:“這裡有什麼好喜歡的。”

“你既然選了這裡,那說明這裡安全,我可以安心住下。”莊依波說,“心安處,即是家。為什麼不喜歡呢?”

她這句話說得平靜,申望津卻微微凝了眸,靜靜注視她許久。

她參觀完整個房,這才又走回到他麵前,說:“我會好好住在這裡的,你有事儘管去忙,如果要回來吃飯,提前跟我說一聲,我好準備飯菜。”

他仍舊看著她,彷彿在看一個完全不熟悉的人,目光之中充斥了打量和探究,而她卻如同冇有察覺到一半,隻是對著他笑。

申望津待了半個小時不到便要離開,莊依波並不多說什麼,隻靜靜地站在門後靜靜地看著他。

申望津走到電梯口,回頭看過來時,她仍然在那裡看著他,隻是這短短幾秒鐘,她目光已經發生變化。

她忍了又忍,見他回過頭來,終究是再冇忍住,奔出房門,在電梯口抱住了他。

“我不知道你接下來要麵臨什麼,我也不知道有多危險......”她埋在他懷中,低低開口道,“可是你答應我,無論發生什麼,你都要平安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