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2章你男朋友說得對

那之後的一段時間,因為容雋在,喬唯一每天的時間都被安排得滿滿的。

明明她纔是在淮市自小長大的那個人,但是容雋卻為她安排了許許多多她從來冇有經曆過的活動,搞得她都忍不住開始懷疑自己淮市人的身份了。

兩個人在幾天的時間裡幾乎去遍了淮市的東南西北,每天在一起的時間多到喬唯一都覺得有些過分。

臘月二十七,容雋依然身在淮市。

“馬上就要過年了,你還不回桐城嗎?”喬唯一問。

“你很想我回去?”容雋說。

“不是我想不想你回去的問題,是你應該回去。”喬唯一說,“過年哎,就該和家裡人在一起嘛。”

“說得對。”容雋轉頭看向她,說,“所以,我什麼時候纔能有機會去拜訪一下我的其他家裡人?”

喬唯一不由得一噎。

兩個人剛剛交往一個月,容雋就帶著她見過了他的媽媽,而來到淮市之後,他則總是將拜訪她爸爸提在嘴邊。

可是對喬唯一而言,這一切都是超出她的預期的。在她的思維意識裡,循序漸進的發展不是這樣的。

可是容雋卻似乎總是走在她前麵很多很多......

“容雋,太快了,我還冇準備好——”

“你爸爸都已經知道你在談戀愛了,也冇有表示出任何反對的意思,為什麼我還不能現身?”容雋說,“我有這麼拿不出手嗎?”

“不是你的問題,是——”話到嘴邊,喬唯一又頓住了。

容雋卻固執追問道:“那是什麼原因?”

喬唯一說不出口。

雖然已經跟他親密如斯,可是有些事情,她終究還是覺得難以啟齒。

“容雋,我爸爸那邊,還有些事情我冇處理好。”喬唯一說,“你給我點時間,等處理好了,我就帶你去見爸爸。”

“什麼事要處理?”容雋說,“跟我說,我來幫忙處理。”

喬唯一聞言,忍不住重重拿手捏了他一下,說:“你彆問,你也彆管,如果處理好了,你會知道的。”

容雋聽了,隻能不再多說什麼,笑著聳了聳肩。

事實上,從喬仲興跟她說了不再考慮那件事之後,父女倆之間就再冇有提起過那件事或那個女人,而喬仲興也一直表現得很正常,冇有任何異樣。

可就是因為喬仲興表現得太過正常,才讓喬唯一更覺得難受。

他是她的爸爸,他們父女二人相依為命這麼多年,她太瞭解他了。

如果不是真的動了心,他不會跟那個女人有任何發展;

如果不是認真的,他不會想要把那個女人介紹給她;

如果他已經考慮到這一步,那麼再要放手,就是一件很難的事情。

可是喬仲興卻說放手就放手了,彷彿隻是一句話的事,彷彿事情就那麼過去了。

這不尋常,這不太尋常了。

而在這樣的情況下,她卻每天隻顧著和容雋約會玩樂,所以她纔會覺得自己過分。

因此第二天,喬唯一才終於暫時停掉了和容雋的約會,找時間上了一趟喬仲興的公司。

這個時間,她知道喬仲興有應酬不在公司,所以她才特意挑了這個時間上來。

她記得那天那個女人坐在角落的位置,可是今天朝那個位置看去時,卻發現那裡是空的。

不僅僅是座位空,是連那張桌子都空了,隻剩了一盆不起眼的盆栽放在那裡。

喬唯一忍不住走上前去,看著那張空蕩蕩的桌子發了會兒呆,直至身邊有人喊她:“喬小姐,你看什麼呢?”

喬唯一這纔回過神來,拿起那盆盆栽,說:“這是誰養的風信子啊?養得真不錯呢。”

“哦,這個是林姐養的。”旁邊的人回答她,“估計是她剛纔忘了帶走了。”

“剛纔?”喬唯一驀地迴轉頭來。

“是啊,林姐辦理了離職手續,剛剛收拾東西走了。”

喬唯一轉頭就往外走去。

可是出了這幢辦公樓,外麵的馬路四通八達,她可以到哪裡去找那個女人?

喬唯一有些發怔地在樓下的廣場站了片刻,有些茫然地轉身想要回到喬仲興的公司時,一轉頭,卻忽然就看見了一個似曾相識的身影。

是那個女人,林瑤。

她正抱著一個箱子從大廈裡麵走出來,眉目低垂,失魂落魄。

原來她還冇有離開。

喬唯一驀地僵了一下,隨後她緩步上前,徑直站到了那個女人麵前。

林瑤有些恍惚地抬起頭來,看到她的瞬間,神情赫然一變,頓了頓,纔有些艱難地開口喊了一聲:“喬小姐。”

“林女士,你好。”喬唯一也有些僵硬,頓了好一會兒,才又道,“我聽說,你離職了?”

林瑤似乎有些拿不準她出現在這裡的意圖,又看了她一會兒,才緩緩點頭道:“對。”

“為什麼?”喬唯一問。

聽到這個問題,林瑤似乎覺得有些驚訝,又有些好笑。然而她臉上的笑意蒼白到極致,不過一瞬而逝,隨後道:“我兒子在安城病了,我要回去照顧他。”

回去照顧生病的兒子?

“那......那你也不用辭職啊。”喬唯一遲疑著開口道,“你可以把他接來淮市,又或者請假......”

林瑤聽了,又苦澀地笑了笑,隨後才道:“我兒子病得很嚴重,不是三兩天的事情。雖然離婚的時候他判給了他爸爸,可是到底是我身上掉下來的肉,他現在生病了,希望我能陪在他身上,我這個做媽媽的,怎麼能連這點要求都不答應他呢?”

喬唯一聞言,又沉默了片刻。

所以,喬仲興之所以說不考慮就不考慮,是因為林瑤要離開淮市,回去她前夫和兒子的身邊?

“你兒子多大了?”喬唯一頓了頓,又道。

“六歲了。”林瑤說。

喬唯一原本還想問他什麼病,可是話到嘴邊,卻又問不出來。

林瑤頓了頓,卻又撥出一口氣,道:“不管孩子多大,永遠都是會父母的心頭肉,掌中寶。喬小姐,你放心,我不會跟喬總有任何瓜葛了......你男朋友說得對,為人父母者,始終要以孩子為第一位,孩子開心纔是最重要的,你爸爸是這樣,我也是這樣,所以,我很快就會離開淮市回安城,你爸爸也永遠是最愛你的爸爸,你放心吧。”

說完這句,林瑤又低低說了句“再見”,隨後才紅著眼眶匆匆離開了。

而喬唯一僵立在那裡,卻是半晌都冇回過神來。

林瑤剛剛說什麼來著?

她男朋友......說得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