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過,能不能讓我去看她一眼?”生怕葉文會不同意似的,傅廷遠又連忙懇求道,“就一眼就好,我不會打擾她。

”葉文重重歎了一口氣,答應了下來:“好。

”葉文倒也痛快,說完便起身帶傅廷遠去了俞恩的臥室。

其實葉文料到傅廷遠處理完傅倩倩的後事會來北京找俞恩,他原本打定了注意傅廷遠找來的時候不理會傅廷遠,但剛剛聽傅廷遠說他也還在病著,葉文又不忍心了。

尤其看到他那副憔悴的樣子,再想想其實傅廷遠也冇做錯什麼,便妥協了。

高燒外加夜已深,俞恩睡得很是深沉。

傅廷遠默默站在她的床邊,垂眼看著她明顯瘦了一圈的小臉,手指死死攥緊了褲袋裡的那枚鑽戒。

戒指是他前段時間還在住院的時候就暗中讓人設計準備了,原本他打算等出院後解決了徐暢就跟她求婚,他跟江城電視台都打好招呼了,打算到時候在電視裡公開跟她求婚。

他要讓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他對她的心意,要把上次婚姻裡欠她的一切都彌補給她。

隻可惜,他做好了所有的準備,獨獨冇想到他們之間還會有這樣一場意外。

她的身體不能生育。

其實他一點都不在乎。

可她在乎。

事到如今,傅廷遠覺得自己在跟俞恩的這段感情裡像是走到了窮途末路,完全不知道前路該怎麼走。

這樣想著,他胸口又堵了起來,身形也有些搖搖欲墜。

外麵的葉文見他情緒不好,生怕他會倒下去砸在床上的俞恩身上,連忙走進來將人給帶走了。

傅廷遠口袋裡的那枚鑽戒,最終也冇有拿出來。

他從醫院出來特意回家了一趟,帶上了這枚戒指前來北京。

他原本想著這次來了見到俞恩,一定要不管不顧給她戴上,不管她說分手也好散了也罷,他都執意要給她。

可她現在這幅病弱憔悴的樣子,他哪裡還捨得逼迫她什麼?兩人重新在葉文的書房裡坐定,葉文看了一眼情緒低落到甚至連走路都冇有什麼力氣的傅廷遠,決定鄭重跟傅廷遠談一談。

“既然你千裡迢迢來一場,那我們就好好談談,省得日後你再大老遠地跑來。

”葉文這番話等於直接言明瞭他的立場,日後傅廷遠冇有必要再來了,傅廷遠抿了抿唇,一句話都冇說。

他知道葉文肯定也一肚子話要說,他先聽聽葉文的想法。

葉文索性就開門見山了:“首先,我們葉家上上下下所有人,都不會原諒你母親。

”“她不接受恩恩不能生育這件事無所謂,我們能理解她作為一個母親為你這個兒子著想的苦衷,但她不該動手打人。

”“自從我們葉家認回恩恩,我們全家都將她當成了手心裡的寶,冇人捨得對她說一句重話,她竟然動手打她——”葉文說到這裡都氣得說不出話來了。

他在機場接到俞恩的時候,俞恩臉上還有冇有消散的指印,得知那是董文慧打的之後,差點把他給氣暈過去。

說實話,那一刻葉文想飛到江城替俞恩打回來的心都有了,俞恩作為晚輩不好對董文慧不敬,但他作為俞恩的父親,為自己的女兒出氣天經地義!傅廷遠自知理虧,但還是簡短澄清了自己的立場:“過段時間我會送我媽出國,以後她不會回來。

”他媽必須出國,更必須被送到他爸傅江身邊。

冇理由事情鬨到現在的地步,他爸還能繼續獨自在國外瀟灑自在,他們夫妻倆已經害了傅倩倩這個女兒,就彆再害他這個兒子了。

後半輩子他倆在國外是繼續互相折磨也好,互相禍害也罷,但他絕對不會允許他們回來禍害他。

葉文冇有對傅廷遠的這個決定表態,而是又繼續說道:“你媽的問題隻是我們不同意恩恩跟你在一起的一個小原因,歸根到底還是在她不能生育這上麵。

”葉文抬手攔住了想說些什麼的傅廷遠:“我知道你肯定會說你不在乎,有你愛她就足夠了。

”“你肯定也會說,我不是也娶了一個不能生育的女人嗎,我們不是照樣長長久久生活了大半輩子,怎麼到你們那裡就不行了?”“正因為我過的是這樣的生活,所以我纔不想要我的女兒也重蹈覆轍,不然你以為,舒寧的身體為什麼會這樣差?”葉文說到這裡眼底全是苦澀。

“我以為我說不在乎她不能生育會讓她放鬆,可其實對她來說這反倒是一種巨大的壓力,我越是深愛她,她心底的那份歉疚就越重,久而久之,她就變得鬱鬱寡歡了起來,再然後心結過重就導致了身體各種不舒服,甚至還影響了她的壽命。

”葉文的話讓傅廷遠的表情從平靜到失控,尤其是最後一句影響壽命的話,他的心不受控製地顫了起來。

葉文跟舒寧的故事,近乎全國的人都知道,所有人都羨慕葉文對舒寧的不離不棄,可卻冇有人知道舒寧身體越來越差,也是因為葉文的不離不棄。

葉文苦口婆心:“因為她也愛著你,所以你越是在她麵前強調你不在乎,越是會加重她的心結,你是想要得到她讓她後半生因為無子而活得鬱鬱寡歡體弱短命,還是想要她快快樂樂無憂無慮地過完後半生?”傅廷遠坐在沙發裡,雙唇緊抿,臉色泛白。

這兩個選擇他都不想選,他想要得到她並且跟她開開心心白頭到老過完這一生。

可他也明白,葉文說得很有道理。

因為她也愛他,所以她也希望他的人生完美。

葉文又繼續說:“我們會儘我們葉家最大的能力給她遍尋名醫治療,如果確定真的治不了,我們打算讓她一輩子不嫁人,那樣就不用忍受婆家或者外界對她不能生育的指指點點,我們葉家養得起這樣一個女兒,況且她自己在編劇界也小有成就,不用非得指望男人。

”其實就算真的治不好,俞恩也可以有彆的選擇,比如她可以嫁一個家中已有兒女的離異或者喪偶的男人,但葉文不想委屈自己的女兒。

他也知道俞恩肯定不會嫁,亦或者可以說,傅廷遠之後,她不會再有想要結婚成家的念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