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瑤作為現實裡的白月光,完全接受不了這個劇本的反轉結局。

她剛剛之所以跟傅廷遠提這件事,就是希望傅廷遠也能覺得這個結局不好,以投資人的身份要求俞恩改劇本。

她哪裡能想到傅廷遠竟然讚同這個結局,而且還絲毫不覺得有什麼不妥。

沈瑤還想再說些什麼:“廷遠——”不過下一秒傅廷遠就語氣嚴肅地打斷了她的話:“瑤瑤,我現在是在做劇,而不是在耍兒戲開玩笑。

”言外之意他對現在這個劇情很滿意,她彆再插手。

傅廷遠的話讓沈瑤氣的紅了眼,他這等於在間接說她不懂事將他的項目當成兒戲。

她當然知道他是在做劇,這麼多年她什麼時候還管過他怎麼工作嗎?如果這個劇情的編劇不是俞恩,她不會這麼膈應,也不會插手。

不過沈瑤心裡再多委屈也隻能壓了下來,因為她一直冇在傅廷遠麵前表現出來她不知道俞恩回來且擔任這部劇編劇的事,她一直在努力維持著自己溫婉大氣的人設。

沈瑤心裡冷笑著,傅廷遠不讚同改劇本也無所謂了,她找彆人來乾涉這件事。

投資人很重要,導演也很重要不是嗎?如果導演對這個劇本不滿意,這個項目也進行不下去。

這些年在這個圈子裡,她也有很多自己的人脈和處事方式,她倒是要看看,俞恩一個新人編劇,拿什麼跟她這個流量女星抗衡。

再不然她還有傅倩倩這張牌,傅廷遠自己投資的劇,都會給傅倩倩一個角色。

隻要傅倩倩參與了這個劇,到時候拍的時候鬨起來,俞恩照樣收不了場。

因為這個小插曲,傅廷遠的臉色一直不怎麼好看,送下沈瑤之後他兀自驅車離開了,看都冇看沈瑤一眼,沈瑤氣得咬牙回了家。

傅廷遠倒不是因為沈瑤插手他的工作而不悅,而是因為他看穿了沈瑤的心思。

沈瑤很顯然知道了俞恩回來且擔任這部劇編劇,不然沈瑤怎麼會突然要求跟他去開會?明明她一直在針對俞恩,但是卻又在他麵前裝作很無辜的樣子。

這讓傅廷遠厭煩。

傅廷遠不明白沈瑤怎麼現在變成這樣的人了,他認識的那個沈瑤明明大氣從容,成熟懂事。

回了辦公室之後傅廷遠纔拿出鐘文誠給他的俞恩的電話號碼,沉吟了片刻之後他打了過去。

電話很快就被接通了,清冷的女聲傳入耳中:“你好,哪位?”哪位?她的語氣疏離而又陌生,傅廷遠騰的心頭火起,一開口說出來的話就帶了火藥味:“俞恩,天是塌了嗎,這麼重要的會議你都敢不出席?”那端一陣短暫的沉默,隨後是她自嘲的話語聲響起:“傅總,天冇有塌,隻是我遭遇了大巴側翻的車禍而已。

”“我很抱歉缺席了這麼重要的會議,如果您對我不滿意的話可以直接找鐘總把我換了。

”這番話說完之後她就徑自掛斷了電話,傅廷遠捏著被掛斷的手機腦海中隻剩下了大巴側翻這四個字。

電視中這種事故的慘烈畫麵在眼前翻飛,想著俞恩剛剛雲淡風輕的語氣,想著自己對她的冷嘲熱諷,他胸口莫名傳來一陣又一陣的驚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