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最近胃不太舒服,吃點清淡的中餐吧。

”傅廷遠神色淡淡拒絕了沈瑤的提議。

沈瑤眼底劃過一絲黯然,她很愛吃牛排之類的西餐,傅廷遠也愛吃,她曾經一直很得意在飲食上跟傅廷遠極其契合。

沈瑤試著說服自己傅廷遠可能真的是最近胃不舒服,所以換上關心的表情問他:“胃又不舒服了?”傅廷遠邊走邊嗯了一聲,這一年來他的胃好像就冇有舒服過。

跟俞恩在一起的時候,俞恩一日三餐都在飲食上細心幫他調理。

那個時候她說胃病要靠食療慢慢調養,他根本就不信,離婚後的這一年,現實教他做人。

冇有了健全合理的飲食,他的胃病總是說犯就犯。

沈瑤在一旁歎氣道:“我就說你最好還是戒掉咖啡,菸酒最好也要少沾,可是你根本就不聽。

”說起咖啡來沈瑤就咬牙,她知道以前俞恩每天早上都會給傅廷遠做一杯手衝咖啡。

傅廷遠離婚之後她也試著學做咖啡,還自認很不錯地給傅廷遠做過幾次,結果傅廷遠都隻喝了一口就不再動了。

氣的她差點內傷,再後來她就不想那麼心累了,乾脆以他胃不好為藉口勸他戒掉。

戒掉咖啡,才能戒掉俞恩給他慣出來的這些臭毛病。

對於沈瑤的抱怨,傅廷遠冇給她什麼反應,等於間接表明瞭他不會戒咖啡。

兩人坐進車裡之後,傅廷遠驅車送沈瑤回她的住處。

在路上的時候,沈瑤試探著開口問他:“對了,今天這個劇本你覺得滿意嗎?”傅廷遠回了兩個字:“挺好。

”沈瑤咬了咬牙又說:“你不覺得,最後的結局很違和嗎?”傅廷遠落落反問:“怎麼違和了?”沈瑤極力讓自己的情緒看起來平靜:“結局是不受寵地王妃跟王爺修成正果,王爺的白月光黑化香消玉殞,明明之前渲染了那麼多王爺怎麼愛他的白月光,最後把白月光給寫死了,這合適嗎?”她剛剛開會的時候差點被氣死,如果她不知道這個劇本是俞恩寫的也就罷了,可知道了是俞恩寫的之後,她就愈發覺得俞恩這是在影射他們三個人的關係。

這個古裝劇男主是一個王爺,封號睿王,睿王有一個明媒正娶的王妃,但這兩人是皇帝賜婚,睿王其實一點也不喜歡這個王妃,他心裡有自己的白月光。

這不就是現實中她、傅廷遠還有俞恩他們三個人的關係寫照嗎?可俞恩最後把白月光寫死了,把不受寵的王妃寫成了王爺最愛,俞恩這是在現實中得不到,所以就要在劇本裡找安慰嗎?在沈瑤的提醒下傅廷遠終於意識到了這個劇本的人設有些類似於現實中的他們三人,但他冇有覺得有任何不妥。

“整個故事的架構和重要劇情,推動出來最後的結局是這樣,不違和。

”“睿王妃陪著睿王經曆了很多事,從奪嫡到邊疆戰爭,又到王爺受重傷生死未卜,再到最後王爺登上那至高無上的皇位,王爺人生中所有的大事都是王妃陪著他完成的,尤其是王爺生死未卜的那段時間,是王妃撐起了整個睿王府,最後王爺許王妃一個盛世天下和隻她一人的後宮,理所當然。

”傅廷遠自認自己的這段敘述是完全基於劇情且冷靜理智的,但沈瑤卻被氣了個半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