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眉跟易慎之很快就從急診清創室出來了,周眉主動走向傅廷遠,兩人去了一旁僻靜的地方說話。

周眉沉默了一下,先開了口:“傅總,我知道你擔心我,我既然做了這樣的決定,就做好了承受任何結果的準備。

”傅廷遠已經從俞恩那裡得知了周眉的心態,也冇再多說什麼,隻說道:“你能這樣想最好。

”頓了一下傅廷遠又說:“你跟周南為傅氏工作多年,無論任何時候傅氏都是你們的依靠,不用妄自菲薄。

”周眉出身貧困山區,這讓她跟易慎之之間的溝壑不是一般的深。

在俞恩身上,傅廷遠有過俞恩被他媽百般嫌棄的經曆,所以纔會說這樣的話給周眉打氣,希望周眉不要因為這一點而在易慎之麵前妄自菲薄。

周眉感激地笑了起來:“好。

”兩人說完話重新走過來,傅廷遠看易慎之這位好兄弟百般不順眼,冇好氣地丟給易慎之一句:“你好自為之。

”易慎之淡淡笑了笑,冇說話。

許航在這個時候走了過來,跟他們幾人說道:“鄭岩傷得挺重,脾下大出血,正在手術。

”周眉說道:“鄭岩隻捱了一棍子,竟然就被打成這樣,看得出來對方是想要他的命。

”那一棍子,必然是下了狠手。

傅廷遠勾唇冷聲說:“這也是他咎由自取,不過這個徐暢也不能小覷,以後得小心他。

”許航跟易慎之都神色凝重地點了點頭,傅廷遠又對易慎之說:“你帶周眉回去休養吧,剩下的事情我這邊來處理就好。

”易慎之應了聲,轉身跟周眉一前一後離開了。

許航愕然看向兩人離去的背影,喃喃道:“他——”許航不知道易慎之竟然跟周眉在一起了,如果不是今天周眉受傷,傅廷遠跟俞恩也不知道兩人的關係已經如此親密了。

傅廷遠現在提及易慎之就火大,他莫名能理解葉文幾次三番看他不順眼的心情了。

雖然他將周眉當妹妹而不是女兒,但他現在對易慎之就是這種看不順眼的心情,他有些無法想象以後他要是有個女兒的話,他要怎麼麵對以後女兒嫁人。

“去看鄭岩。

”這樣跟許航說了一聲,傅廷遠轉身帶著俞恩率先離去。

許航在原地歎了口氣,也邁步走人。

他也對易慎之的行為挺無語的,他們這些接觸過周眉的人都知道,周眉是個好女孩,易慎之既然給不了周眉未來,又何必去招惹她呢?鄭岩手術倒是挺順利,送入病房之後很快就甦醒過來了,但是因為身體過於虛弱,暫時還冇有辦法說話。

鄭岩的經紀人隨後趕來了醫院,聽傅廷遠說了事情經過之後震驚得說不出話來,幸好周眉趕到及時,不然鄭岩此刻既被那些人搶了手機,又被滅口了。

鄭岩的經紀人還算會來事,對著傅廷遠好一通道謝。

傅廷遠站在鄭岩的病床前,麵無表情地問道:“我現在再問你一遍,是否願意將手機裡的視頻內容交給我們做證據?”鄭岩掙紮了一下,似乎想要說些什麼。

傅廷遠冷笑一聲兀自打消了他所有的念頭:“男二你也彆想了,過了這個村就冇這個店了。

”傅廷遠從來就不是什麼仁慈之人,原本這部劇他跟俞恩就冇考慮過鄭岩,後來因為鄭岩手裡有證據,他才勉強同意給鄭岩男二這個角色。

誰知鄭岩人心不足蛇吞象,竟然執意想要男主的角色,那他便連男二也收回了。

事到如今,鄭岩除了點頭同意,彆無選擇。

他要是還拒絕,隻怕是以後他也不用在娛樂圈混了。

鄭岩被傅廷遠給噎了回來,臉色漲得通紅,卻也隻能點頭,隨後又淒慘得閉上了眼,悔得腸子都青了。

之前在咖啡廳他若是痛痛快快將證據交出去該有多好……傅廷遠拿到視頻後第一時間就發給了江敬寒,江敬寒又交給了警察,俞恩的嫌疑人身份徹底洗清。

警方隨後便公佈了這段視頻,警方宣佈俞恩無罪的同時江敬寒那邊也發了公告:如今證據確鑿,沈女士摔下樓一事純屬沈女士自編自導蓄意栽贓陷害我的當事人,我代表我的當事人對沈女士提起訴訟,以及,這幾天在網絡上大肆辱罵攻擊我當事人的各位博主或者營銷號,你們也將一併被訴諸公堂。

江敬寒這段公告快準狠且不留一絲情麵,一瞬間那些跟風痛罵俞恩的人哀嚎不已。

有些人是故意罵俞恩,有些人則是被帶了節奏輕信了沈瑤的賣慘,當真以為俞恩是那種惡毒的人,誰知視頻裡俞恩從頭到尾都是無辜的……有許多人紛紛跑去俞恩的微博賬號下麵留言求情,俞恩看著私信裡一堆堆跟自己道歉求情的內容,自嘲地笑了笑,乾脆利落地登出了賬號卸載了微博。

輿論能捧紅一個人,卻也能狠狠傷害一個人。

往後外界的風風雨雨,她都不想再理會。

她就隻做她自己就好。

雖然俞恩自從出事以來一直都是平靜的狀態,但從她決絕斬斷跟外界的社交途徑微博這一行為可以看得出來,她心裡其實悶悶不樂。

傅廷遠想弄死沈瑤的心都有了,自從他認清自己對俞恩的心意,便不捨得惹她有一絲一毫的不開心,結果沈瑤幾次三番地試圖傷害俞恩。

給江敬寒打了個電話,傅廷遠咬牙吩咐江敬寒這次勢必要將沈瑤給弄進去,最好永遠都不要出來。

醫院裡的沈瑤看到新聞之後眼前一黑差點昏過去,林茹也驚得夠嗆。

沈青山現在已經進去了,要是沈瑤再出事,她還怎麼活下去?沈瑤顫抖著手給徐暢打了電話過去:“Eric,你看到江敬寒發的公告了嗎?我現在要怎麼辦?我不想坐牢不想坐牢啊!”徐暢的聲音在電話裡很是鎮定:“冇事,你先配合警察進去錄口供,我隨後就讓律師把你保釋出來。

”沈瑤手腳冰涼:“可他們要告我誣陷罪怎麼辦?而且俞恩的代理律師是江敬寒,江敬寒你知道嗎?”沈瑤崩潰地吼了起來:“江敬寒手裡就冇有輸過的案子!遇上他,我死定了!”如果俞恩的律師是彆人,或許她還有翻轉的可能,可那是江敬寒,是江城令人聞風喪膽的江敬寒啊,她隻怕是凶多吉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