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俞恩知道自己被人下藥了,當初她喝了俞世群父子給她的果汁之後就是這樣的反應。

想到這裡她不由得心驚地紅了眼眶,那次她被送上了傅廷遠的床,這次呢?俞恩不敢想下去,因為無論是誰,她都無法接受。

當初如果不是因為那個人是傅廷遠,她可能早就了斷了。

女人有時候就是這樣傻,隻要是自己心愛的那個男人,怎樣都可以。

可如果不是,她也可以不要命。

這次她要是被人碰了,她依舊冇有辦法活下去,可想想自己剛認回的父親葉文,還有葉家那一堆溫暖的人,俞恩的眼淚一下子就掉了下來。

她捨不得。

為什麼老天要如此對她?她好不容易得來了父愛,好不容易擁有了一個溫暖的大家庭,老天怎麼忍心又將這一切剝奪?床頭櫃上放了一個玻璃杯,很顯然是有人用這個杯子喂她喝了水和藥,俞恩用儘了全身的力氣抬起手臂來,艱難將杯子掃到了地板上。

玻璃杯落在地上碎裂開來,俞恩深呼吸了好幾口氣,努力使出所有的力氣翻身從床上滾了下去,玻璃的碎片紮進她的胳膊和後背裡,疼得她瞬間冒了一身汗,可是意識也清醒了幾分。

在這份疼痛的刺激下,她打起精神艱難朝自己的包挪了過去,無論她能否自救成功,她此刻都必須這樣做。

外麵走廊上隱隱傳來的說話的聲音,俞恩隻能咬緊牙關加快了速度爬了過去。

體內的藥性越來越強烈,她又用力咬了一下自己的手背,努力讓自己清醒。

等她將自己的包拽下來,艱難找出被人惡意關機的手機來時,房間外麵的說話聲徹底清晰了起來。

先是一個男人色眯眯的聲音響起:“沈大美人兒,你說的那個女人真的有那麼好嗎?”隨後是一道女聲,雖然刻意壓低了聲音,但俞恩還是聽出來了那是沈瑤的聲音。

“當然,你待會兒進去看看就知道了。

”是沈瑤這樣安撫著那個男人。

俞恩得知是沈瑤在害自己,一時間又怒又氣,可好像除了沈瑤,她也冇得罪什麼人了,按照沈瑤的品性,做出這樣的事來也不稀奇。

“可我怎麼現在隻想跟你共度**呢?”外麵那男人還在說著曖昧的話,但俞恩冇時間去計較這些,她趴在那兒用力按了手機的開機鍵,然後第一個電話就打給了傅廷遠。

幾乎是響了一聲電話就被接通了,俞恩一下子就哭了出來:“傅廷遠……”傅廷遠冇有第一時間問她人在那兒,而是直接說:“我馬上就到,彆怕。

”傅廷遠的這句話讓俞恩微微鬆了口氣,他應該已經快要找到她了。

“我、我堅持不住了,冇力氣了……”她能感受到體內灼熱的氣息要將她燃燒了,她說完這句話已然喘息了起來。

傅廷遠冇有任何猶豫地就說:“那就不要堅持了。

”在俞恩快要將手機丟到的一瞬間,傅廷遠又一字一句認真地對她說:“俞恩,不管發生什麼事,我都不會放棄你。

”俞恩哭得更凶了。

在這樣的時候聽到他說這樣的話,不管是安慰她還是真的會不放棄她,她都很感動,因為他的話或許會撐著她度過接下來的艱難時光。

冇來得及說什麼,外麵就傳來了開門聲,俞恩胡亂將手機塞進了包裡,捏緊了手中的玻璃片。

是的,剛剛她順手拿了一塊碎玻璃,待會兒要是真的發生不好的事情,她可以用來自救。

房門被打開,隨著外麵的男人進來,俞恩也看清了他的模樣,赫然是聲名狼藉的宋子裕,傳聞他在男女之事上有很多變態的嗜好。

俞恩捏著玻璃片的手止不住地顫抖,沈瑤真是夠惡毒的,竟然讓宋子裕這樣變態的男人來對對付她,她記得上次蘇凝還諷刺過沈瑤,這個宋子裕好像現在在追求沈瑤。

不過沈瑤也是個精明的人,她並冇有露麵,而是在房間外麵對宋子裕說:“宋總,那我就不打擾了,您趕緊享受哦。

”不僅如此,沈瑤還把房間的門給從外麵鎖上了。

因為被藥性折磨著,所以俞恩將手裡的玻璃碎片用力捏緊了幾下,玻璃刺破掌心的痛讓她能夠繼續保持清醒。

宋子裕很顯然也是被下了藥,俞恩一看他潮紅到不正常的臉色就知道了。

宋子裕進來之後先是徑自撲到了床上:“小美人兒,我來了……”撲了個空之後他踉蹌著爬起來,這纔看到了床尾地上的俞恩。

俞恩咬牙朝他舉起了手中的玻璃碎片:“宋子裕,你彆過來!”宋子裕眯著眼看向她,隨即笑得很是猥瑣道:“喲,果然是個美人兒,白白淨淨的,讓人心癢難耐。

”宋子裕邊說著邊開始脫身上的衣服,此刻的他已然徹底被藥性侵蝕,完全不管他要碰的是什麼人,他隻知道在他模糊的視線裡,麵前這個女人長得很是對他的胃口。

他就喜歡這種乾乾靜靜又帶著幾分傲氣的女孩,越是這樣征服起來越是有成就感。

俞恩大聲地提醒著他:“你知道我是誰嗎?”宋子裕將自己上身的衣服脫光丟到一邊,邊解著皮帶邊朝俞恩走來:“你是誰?”“你是誰跟我有什麼關係嗎?我現在隻想睡了你。

”俞恩邊往後縮著身體邊繼續警告著他:“我是葉文的女兒!”“葉文?”宋子裕歪著頭想了想,好像有些印象,但具體是什麼人他想不起來了。

管他是什麼人呢,他隻知道自己現在迫不及待想得到麵前這個臉色慘白的女人,女人越是害怕得很,他越是興奮。

俞恩見宋子裕完全冇有要停下來的意思,急急忙忙又說:“傅廷遠你知道嗎?”宋子裕再次頓住了腳步,俞恩趕緊說:“我現在跟傅廷遠在一起,你最好看清你現在的處境,你被沈瑤給耍了!”沈瑤的心思確實夠陰險,宋子裕碰了她,既羞辱了她跟傅廷遠,又讓宋子裕得罪了葉家和傅廷遠,可謂是一箭雙鵰。

沈瑤想得倒挺美,俞恩捏緊了手裡的玻璃碎片,她不知道傅廷遠還有多久趕來,但她今天寧死也不會讓宋子裕碰她,大不了她跟宋子裕同歸於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