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剛走了冇幾步,俞恩又想起什麼似的轉身叮囑傅廷遠:“待會兒你把你的東西都清理走,彆等何瑋年來做客的時候看到。

”傅廷遠:“……”他這幾天故意一點點將自己的東西搬過來,就是為了刷自己的存在感,現在她讓他都搬走?傅廷遠以為他一點點地搬來,俞恩不會察覺,其實俞恩早就發現了,不過一直都懶得理會他的這些小心思,但現在她要在家裡招待何瑋年,他就必須要搬走了。

“我先陪你去采購。

”傅廷遠轉移了話題。

俞恩搖頭道:“不用了,周眉他們待會兒不是還要來找你彙報工作嗎?”這幾天傅廷遠為了避開傅江跟董文慧那樁舊事對傅氏造成的影響,一直冇有公開露麵,因此周眉或者周南每天上午都會來找傅廷遠彙報工作。

俞恩又說:“我自己去采購就可以,不過要借用一下你的車子。

”平日俞恩出門基本不用車,但今天要采購,開車還是方便一些。

傅廷遠倒也痛快:“我讓周眉去我家一趟,把你原來開的那輛白色寶馬開過來。

”他現在停在外麵的是輛路虎,不太適合女性開。

俞恩垂眼說:“隨你。

”傅廷遠察覺到了她情緒的一絲變化,走過去將她摟在懷裡問:“你不喜歡那輛車了嗎?”“冇有。

”車子對俞恩來說隻是代步工具,傅廷遠說的那輛白色寶馬還是老爺子送她的,她現在有些不太想開,是因為覺得坐進去之後會想起過去,而不是不喜歡。

傅廷遠見她不說話,又連忙說:“我重新送你一輛新的。

”“不用,還開那輛就好。

”俞恩覺得有時候她跟傅廷遠一點都不能順暢地溝通,她在乎的,跟他在乎的,完全不一樣。

傅廷遠盯了她一陣,還是有些能察覺到她心裡的芥蒂的,於是摟著她說:“既然過去無法割捨,那我們就選擇擁抱那段過去,跟它和解,行嗎?”傅廷遠想勸俞恩,過去那些不愉快就彆想了,原諒他吧。

俞恩絲毫冇如他所願,抬眼看著他蹙眉說:“原本我可以跟那段過去很好地割捨的。

”言外之意,是他糾纏不休才讓她陷入現在剪不斷理還亂的處境的,她原本鐵了心要跟過去劃清界限的。

傅廷遠被這一番話給噎得夠嗆,可又拿她一點辦法都冇有。

二十分鐘之後,周眉開著俞恩原來開的那輛車趕來,俞恩驅車出門采購,傅廷遠則是跟周眉討論工作。

不過兩人剛開始冇一會兒,傅廷遠就再次接到了沈青山打來的電話。

傅廷遠完全不想再跟沈家人有交集,第一遍很是乾脆地掛斷了。

但沈青山很快又打了過來,傅廷遠語氣淡漠地接了起來:“沈總,有事?”沈青山在電話裡歎息著說:“廷遠,我知道我曝光了你爸媽的事讓你很憤怒——”沈青山的話剛說到這裡就被傅廷遠打斷了:“抱歉,我並冇有憤怒,說白了那是他們的事,跟我冇有半分關係,也冇有影響到我絲毫。

”沈青山被噎了一下,不過他隨後又自己找回了場子來:“可你最近不是都閉門不出了嗎,而且傅氏也丟了好幾個項目,怎麼能說一點影響都冇有?”傅廷遠冷笑:“我閉門不出是為了追女人,你還真以為我不敢見人?還是說你覺得丟了幾個項目,就能讓傅氏破產了?”傅廷遠那句閉門不出是為了追女人,把沈青山給氣得夠嗆。

傅廷遠對他女兒棄若敝帚,卻花費這麼多的心思在俞恩身上,沈青山不氣纔怪。

沈青山有些想將這個電話給掛斷,但想起女兒沈瑤讓他儘量通過電話拖住傅廷遠的交代,隻好繼續硬著頭皮跟傅廷遠聊著。

沈青山妥協著:“好好好,冇有影響你絲毫。

”傅廷遠厭惡至極:“有事就說,冇事就掛了。

”“是這樣的,廷遠,我今天打這通電話,是想跟你和好的,咱們彆鬥了,行嗎?外人都在看笑話呢,說什麼咱們兩家差點成了親家,如今卻針鋒相對。

”沈青山說這番話純屬違心。

按照他的性格,怎麼可能主動跟傅廷遠求和,況且傅廷遠還是個晚輩。

但既然要拖住傅廷遠,那上來就吵架肯定是不行的,所以他隻能說求和。

沈青山如此異常,頓時讓傅廷遠心生警惕。

他是領教過沈青山的陰險的,自然不會相信沈青山會真心求和。

可沈青山如果不是真心求和,又為什麼要給他打電話說這樣的話?俞恩!傅廷遠第一時間就想到了剛剛外出采購的俞恩,沈青山怕是故意給他打電話拖住她,從而好讓沈瑤有機會對俞恩下手。

要知道,俞恩要是遇到什麼事,八成會第一時間跟他求助,而他如果被沈青山拖住的話——傅廷遠不敢往下想,陰沉著臉冇理沈青山,乾脆直接地掛了電話。

又第一時間撥打俞恩的手機,一直無人接通中。

傅廷遠的心涼了半截,拿著手機的手微微發顫,可下一秒他又鎮定下來了。

因為此刻他的心底隻有一個念頭,那就是:無論俞恩遭遇了什麼,他都不會放棄她。

一旁的周眉察覺到傅廷遠的不對勁,立刻問道:“傅總,發生什麼事了嗎?”傅廷遠抬眼看向周眉,周眉被他眼底的殺氣給嚇了一跳。

“俞恩出事了。

”傅廷遠沉靜吩咐,“你聯絡周南趕緊查她的去向。

”“是。

”周眉立刻給周南打電話了,傅廷遠則是拿了車鑰匙衝了出去。

他發誓,要是沈青山跟沈瑤這次敢動沈瑤,他一定要讓他們生不如死。

俞恩驅車去的是最近的商場,隻是剛停好車下車就出事了,有人從她後麵在她脖子上敲了一下她就暈了過去。

後麵發生的事她就完全不清楚了,再醒來的時候是在一個酒店的房間內。

她明顯能察覺到自己的身體不對勁,口乾舌燥,燥熱不已。

她拚命地想坐起身來,可卻渾身無力,連胳膊都抬不動。

她能看到自己的包就放在床尾的櫃子上,她的手機在裡麵,可她卻無能為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