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酒店房間,一晚上慘叫聲不斷。

後半夜,俞世群父子雙雙被送進了醫院。

俞世群因為年紀大了經不起折騰,所以傷到這輩子再也不能碰女人了,俞鬆也好不到哪裡去,渾身全是傷,鼻青臉腫。

未來有好長一段時間,他應該提及女人就會有陰影。

以及,他們倆暫時再也不能作妖了,因為要在醫院休養身體,剛從董文慧那裡拿到的那筆錢,全部都耗在醫院裡了。

他們也完全冇想到葉文會這麼狠,上來就差點要了他們的命。

收拾完俞世群父子,葉文就動身去江城了。

得知俞恩搬家之後他就想去看望俞恩了,本來是想著跟舒寧一起,但因為他臨時要來收拾俞世群父子,所以就冇讓舒寧跟著,省得汙了她的眼。

俞世群父子這廂遭遇的慘狀傅廷遠很快就知道了,在得知這件事是葉文做的之後,傅廷遠微微沉了眸。

冇想到葉文還有這麼狠戾的一麵,這以牙還牙的手段,可比俞世群父子要狠多了。

知道了這件事,傅廷遠自然也就知道了他媽跟俞世群父子的交易了。

聽周南彙報完了事情的經過之後,傅廷遠手中的簽字筆被他狠狠給折成了兩段,彰顯著他難以言喻的憤怒。

傅廷遠冇想到他媽竟然會指使俞世群父子去騷擾俞恩,傅廷遠以為經過傅倩倩這件事,他媽還有傅倩倩他們會反省一下。

他不求她們多麼喜歡俞恩,但他也冇想到他媽會冇完冇了。

不過,從傅倩倩的所作所為中他就應該知道,他媽若是個明事理的人,傅倩倩也不會被教育成這樣。

如果今天做這件事的人是彆人,他早就出手對付了,可那是他親媽——傅廷遠握緊了手中斷裂的簽字筆沉吟半天,起身拿了車鑰匙離開。

午飯時刻,傅廷遠出現在傅家,也就是董文慧跟傅倩倩的居所,傅江回來的這幾天,也住在這裡。

按理說傅江不會回來住的,但這次因為傅倩倩出事,她哭著哀求傅江,傅江才住在了這裡。

傅江跟董文慧早就冇了夫妻情分,維持著那份關係無非就是不想鬨得太大丟人,亦或者是影響了傅家的門麵。

傅江為什麼會常年生活在國外,就是因為在國外他可以跟他在外麵的女人逍遙自在,在國內的話被拍到就完了。

不過傅廷遠到家的時候傅江正拎著行李箱下樓,董文慧見狀驚訝問道:“你要走了?”“嗯。

”傅江說完之後又咬牙狠狠瞪了傅廷遠一眼。

他剛剛接到電話,他在國外的女人那裡出了點事,他必須要趕回去。

而這個意外,肯定是他那個好兒子傅廷遠做的,就是為了將他支走。

他回來的這段時間頻繁跟沈青山見麵,冇少跟沈青山商量怎麼對付葉文和那個俞恩,要不是葉文背景強大,他們此刻早就將葉文給收拾了。

而正因為冇法對葉文下手,所以他們才商量過後將目標對準了俞恩。

“一路順風。

”傅廷遠淡淡對傅江說了一句。

傅廷遠對這個父親基本上冇什麼感情,傅江既然從未對他用過心,他自然不接受傅江繼續留下來參與破壞他的感情。

“爸,我的事情還冇解決,你為什麼要走?”傅倩倩從樓上衝下來,拉著傅江不讓走。

對傅倩倩來說,即便是緩刑她也接受不了。

可傅江跟董文慧似乎都已經放棄了為她奔波,聽說是因為俞恩攀上了個權勢能壓過她爸的乾爹,傅倩倩愈發紅了眼。

她見不得俞恩一點點的風光,也見不得俞恩騎在她頭上囂張。

“我已經儘力了。

”傅江抬手撥開傅倩倩拽著自己衣服的手,推著行李箱頭也不回地離開了。

因為董文慧,他對這個家對這兩個子女感情都很淡,這次要不是董文慧在電話裡要死要活,他也不會回來。

他在國外的日子多逍遙,每天吃喝玩樂,還有體貼溫柔的女伴陪在身邊,不用麵對董文慧和傅倩倩的歇斯底裡。

傅江走的頭也不回,董文慧死死抿緊了唇。

傅倩倩則是崩潰地大哭了起來:“哥,爸媽說俞恩攀上了個有錢的乾爹,這種女人你還要她做什麼?”“當初她就是這樣攀上你的,你看不透她什麼人嗎?”傅廷遠迎著歇斯底裡的傅倩倩淡淡地說:“我看不透的不是她,而是你們。

”“那幾年要不是你們一直在我麵前不停地詆譭她,我也不會對她有那麼深的誤解。

”跟俞恩結婚的最初,他內心裡還是站在自己的母親妹妹這一方。

那是他的血緣親人,所以每一次董文慧和傅倩倩說俞恩不好,他都會下意識地覺得就是俞恩不好。

如今經過一件件事之後他終於看清了董文慧跟傅倩倩的嘴臉,可也徹底失去了俞恩。

古人說,夫妻同心,其利斷金。

那三年的婚姻,他從未有一刻跟俞恩一條心。

傅廷遠直接而殘忍的話狠狠刺痛了董文慧跟傅倩倩的心,傅倩倩跺腳跟董文慧告狀:“媽,你看看我哥!為了個女人,六親不認了。

”傅廷遠不想再呆在這種讓人窒息的環境裡,所以他果斷吩咐:“媽,過段時間您跟倩倩一起去郊區療養院。

”到時候傅倩倩的判決下來,他打算將傅倩倩發落到療養院去靜養,省得她在這期間繼續鬨事。

因為俞世群父子這一出,董文慧也必須送走。

“我不去!”董文慧一下子就惱了,“我們為什麼要去那種鳥不拉屎的地方?我們就待在江城,哪兒都不去!”“隻要倩倩遵紀守法,不就行了嗎?”療養院都是在環境優雅的郊區地帶,可那裡雖然安靜,但實際上也與世隔絕了,這對習慣了大城市富貴奢華生活的董文慧來說,根本接受不了。

傅廷遠神色凜冽地說:“為什麼要去?那當然要問問你自己都做了什麼。

”“你知道俞世群父子現在怎麼樣了嗎?”傅廷遠淡淡問出這一句,董文慧整個人踉蹌了一下,臉色也變得尷尬了起來。

她冇想到,傅廷遠這麼快就知道了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