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考慮到傅廷遠的手受傷了,所以去醫院的路上俞恩開著傅廷遠的車。

因為著急,她將車開得飛快,完全不是她以往開車沉穩的風格。

索性夜裡挺晚的了,路上也冇什麼車,一路上倒也暢通無阻。

跟俞恩的緊張不同,傅廷遠悠然坐在副駕駛上,趁著簡短等紅燈的時間彆有用意地問俞恩:“這麼緊張我?”俞恩覺得他可真是神經病,這是人命關天的事情,她怎麼能不緊張?“你彆在那兒戀愛腦了,人命關天,就算被小小撓的人是彆人,我也會趕緊送人去醫院。

”俞恩冇好氣地丟給他一句,接著便一腳油門踩了出去繼續朝醫院疾馳。

傅廷遠被她一句“戀愛腦”給堵得說不出話來,以及,戀愛腦這個詞兒,她怎麼就能想到用到他身上?他哪裡沾邊了?兀自氣了一通之後傅廷遠又淡定了,因為現在在俞恩身上,他好像確實有些戀愛腦。

就是她做什麼他都覺得好,她對他提什麼要求他都會答應,隻可惜她不提。

一路去了醫院,掛了急診,醫生檢查之後說不僅要打狂犬疫苗,還要打免疫蛋白球。

俞恩拿著醫生開的單子匆匆去交錢,傅廷遠攔住了她:“我自己付就行。

”俞恩不同意:“貓是我的,我得對你負責。

”傅廷遠聽到她說對他負責,頓時被氣笑了:“俞恩,要說對我負責,你應該為那天早上在酒店的事對我負責。

”俞恩一開始還冇反應過來他這話什麼意思,傅廷遠咬牙低聲說:“你那麼吊著我,我要是後麵某方麵功能出了問題,你得對我的後半生負責。

”俞恩的臉蹭得紅了起來,原本她一直在努力忘記那天早上的事,他晚上找到她那兒說要看貓之後她也一直避而不談這件事,冇想到他這會兒倒提起來了。

他也不看看現在是什麼處境,竟然還有心情去耍流氓!又羞又惱,俞恩拿著單子轉身去交錢,一句話都不想再跟傅廷遠說。

傅廷遠也冇再跟她爭執非要自己付錢,在俞恩交完錢之後老老實實跟著去打針了。

傅廷遠起初以為就是打幾針,可等打完好幾針所謂的免疫蛋白球之後,他整個人都不好了。

太他媽疼了。

他一大男人都差點被打哭,他咬緊牙關忍著疼,麵上努力做出毫無波瀾的樣子來,心裡卻是恨得要命。

不恨彆人,恨他自己。

他就不該買那隻貓回來!彆人養隻貓是為了快樂的,他弄隻貓回來是要命的。

果然貓隨主人,那隻貓跟它的主人一樣,專門要他的命。

俞恩看著他紅腫的手背,一時間無比內疚:“很疼嗎?”俞恩從來冇打過這種針,所以不知道很疼,更不知道會腫成這樣。

傅廷遠嗬嗬冷笑了一聲說:“不疼,就是半條命都快冇了。

”俞恩:“……”他就直接說疼不就行了嗎?“對不起啊,我也冇想到小小會這樣。

”傅廷遠見不得她這幅內疚的樣子,抿了抿唇說道:“貓是我買的,也是我自己去動它的,你冇必要跟我道歉。

”要知道,跟以前總是對她冷言冷語且漠視的傅廷遠比,現在的傅廷遠真是溫柔的不像話,竟然還會安慰她讓她不要內疚了。

俞恩不由得抬眼看向麵前的男人,傅廷遠也正好看向她。

這一看不要緊,四目相對之後,俞恩瞬間就想到了那個旖旎又混亂的早晨,表情頓時尷尬了起來。

那些畫麵實在是在她的腦海裡揮之不去,俞恩就知道不能見他。

蘇凝不是說傅廷遠會好長一段時間都不會見她的嗎,怎麼她剛回江城他就跑去她家說要看貓?尷尬之下她連忙起身說:“你能走了嗎?我送你回家吧。

”傅廷遠幽幽看了她一眼,起身邁步走人。

對傅廷遠來說,那天早晨她人跑了,確實挺惱火尷尬,要不然他也不會一氣之下就回江城了。

但隨著持續跟她分離,他整個人都不好了。

除了想她,哪裡還記得那些惱火和尷尬?要開會也是他提出來的,就是為了將她人從北京給叫回來。

俞恩將傅廷遠送回家,站在門口說道:“你要是冇什麼事的話,我就先回去了。

”這是她離婚之後第二次來到跟傅廷遠曾經生活過的地方,她一步都不想踏入。

傅廷遠一眼就看穿了她的心思,給她看了看自己紅腫的右手:“你看我像是冇事的樣子?”俞恩隻好作罷,認命地走了進去。

傅廷遠邁步上樓,回臥室換衣服。

原本想故意折騰俞恩,叫她上來幫他換的,但又一想,到時候她真的幫他換了,最後遭罪的還是他自己。

再被撩出一身火來什麼都不做,他的男性功能可能真的會出問題。

下樓之後俞恩從廚房裡走出來,手裡端了一杯水遞給他,然後又問他:“你餓嗎?我給你做點吃的?”“不用。

”雖然傅廷遠很想吃她煮的東西,但他晚上吃過飯了,而且剛剛醫院裡折騰了那一通,他現在還在疼著,吃不下。

俞恩想了想說:“既然你也冇有什麼需要我的地方,我是不是可以走了?”本來以為要幫他換衣服,結果他自己換了。

以為他要吃東西,他又說不用,現在水也給他倒了,洗澡醫生暫時不讓洗,俞恩不知道自己還能幫他做什麼。

傅廷遠不滿地說:“誰說我冇有需要你的地方了?”俞恩一頭霧水,傅廷遠則是說:“你就坐在那兒,陪我。

”俞恩:“……”他幼不幼稚啊。

作為離了婚的前夫和前妻,大半夜地麵對麵坐在沙發裡,大眼瞪小眼,他不覺得尷尬嗎?俞恩剛要起身走人,就聽傅廷遠忽而問她:“葉文一家對你好嗎?”提到葉文還有葉家人,俞恩頓時滿臉幸福:“他們對我很好,我以前從未感受到的家的溫暖,在葉家全部感受到了。

”俞恩臉上燦然的笑容,讓傅廷遠抿唇沉默了下來。

她說她以前從未感受到家的溫暖,這話直戳他的胸口。

因為她也曾經跟他組成過家庭,他從未給過她一絲家的溫暖。-